你的位置:系统网 >> 俱乐部 >> 俱乐部动态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在如皋《红楼梦》作者新探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长三角未来企业家俱乐部微信公众号   发布者:长三角未来企业家俱乐部
热度149票  浏览2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6年10月25日 22:21

在如皋《红楼梦》作者新探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

20161022日)

各位专家、各位领导,大家好!

再次应邀参加如皋红楼梦研究会举办的“红楼梦作者新探学术研讨会”,非常高兴看到研究工作又有了新进展、新成果。

这些年如皋红楼梦研究会在红学研究方面一直孜孜以求,契而不舍,取得了不少研究成果,产生了一定影响。

今天的研讨会有这么多的专家学者、领导嘉宾参会研讨,老领导和市领导亲临现场,有始有终。作为一名家乡人倍感亲切、欣慰和鼓舞。

在此,我谨代表南通市社科联、南通社科院、江苏省社科院南通分院对研讨会的成功举办,以及如皋红研会取得的丰硕研究成果致以热烈祝贺,并对付出辛勤劳动的专家学者表示衷心感谢!

说起《红楼梦》,真是永远道不尽、说不完家喻户晓,深受百姓欢迎从诞生到现在,百多年来,这部书的生命力强,是一部非常经得起折腾经得起褒贬经得起研究经得起评说的书。高级知识分子、学术大家,下到有初步阅读能力的普通读者,从头青丝读到两鬓斑白,每一个人都能笑评优劣,大肆评说一番。这部书极强的生命无限的价值,值得我们这么去做。

是个如皋人,算是半个文化人,关注的重点主要是文化。一部红楼梦,可以说是和我们的传统文化、民族文化、以及中国文化的振兴紧密结合在一起。我们研究红楼梦,就共同参加了文化建设。研究红楼梦》是我们提升自身文化修养的需要,也是我们国家文化建设的需要,更是新时期推动南通文化建设迈上新台阶的时代呼唤

红楼梦确实是一部巨著,作者的文釆,渊博和巧思,精妙绝伦,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作者究竟是谁这个公案从著作流传之日就是个谜,作者好书中的人名——甄士隐,就是怕人知道,要将真事隐去,从而成为红学界一直争论不休、也难以取得共识的话题。

关于红楼梦作者的研究,四百多年来,多少人在孜孜以求,寻找答案。仍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虽然几成定论认为是曹雪芹,但一直受到不少红学研究者和红学爱好者的质疑。对红楼梦原作者的争议,为红学研究提供了巨大的空间。

有人认为,曹雪芹写了10854回以前那是热闹盛极的场面,54回到达了顶峰,到了54回后明显有一个分水岭--热闹的场面不得见了所以有人推断曹雪芹写了108,后40回是由高锷补续整理的。另也有人指出,“〈红楼梦〉新解”系列文章中关于“贾元春年龄之谜”和“妙玉原型”可以证明〈红楼梦〉120回就是一个整体。另也早就有专家论证,甚至一些历史教材上也说《红楼梦》120回是一个人写的,而程甲本的序中又明确说后40回是由高锷补续整理的。这样不就说明《红楼梦》就是高锷一个人写的吗?从他的生平资料来看,高锷也完全具备创作〈红楼梦〉的条件。甚至还有说是高鄂和程伟元合作的,但很快有人质疑那是错误的程伟元不过是个书商。

如皋红研会在研究中大胆提出了独特看法,认为红楼梦邑人大家冒襄(冒辟彊)所作。在当时興论哗然,如石破惊天。他们这种“大胆质疑”的精神非常值得肯定和褒扬,更何况大家还在“小心求证”方面付出了艰辛努力、并取得了研究成果。这是否可以称之为如派红学”呢?自以为这是不错的称谓,可以申请知识产权

更可喜的是学界相关人士已给予了高度关注,媒体也作了相关报道。这说明我们如皋红学研究者的能力和水平是不容小觑的。

每个人的体会、认知度都不一样。研究、认识《红楼梦》,都只能站在自己的立场、站在某一个方面。我们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已把《红楼梦》分析透了、认识全了。吴组缃先生说,他研究《红楼梦》是跟普通读者一起读。我认为,这充分体现了学术著作、学术研究里面的群众观点。

从解释学的角度看,一部作品离开了作者就开起了一个独立的有机的不断生长的世界,而且后起的每一位读者又在不断地开启这个世界,并通过阅读来拓展和延伸这个世界的内涵和外延,形成自己所理解的一个新的独特世界。作品的世界是作者站在某一个点上所看的范围,人们把这种范围称为视域,阅读中读者的视域和作者的视域发生融合,产生一个更大的视域和世界。所以作品的世界是不断生长的,并作为传统的一部分进入现实、影响现实。我想,作者创作了《红楼梦》,但是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有这么多的读者又在进行二度、再度、更深度的想象和创作,更没有想到《红楼梦》会发展成为红学,人民还在从中不断地开掘出新的东西。

《红楼梦》是大众的《红楼梦》,不只是专家学者的《红楼梦》,更单纯是红学家的《红楼梦》。如皋红研会举办这次研讨会,有这么多来自方方面面的专家学者前来参与交流探讨,就充分体现了这点。

今天,我们很认真地在这儿研究、讨论,但不要轻易地做结论,更不要盲目地遣斥,甚至做无谓的争论。我们一直提倡“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如皋红研会的观念本身也只是一家之言。我们为什么要轻易地去否定,甚至剥夺其话语权呢?这不是科学的态度。探索的过程本身就是探讨求证的过程。既便是伪的,我们也要通过深入的研究来证伪,用足够的论据来论证,甚至通过排除法,让后人不再质疑,或做重复劳动。

当然我们今天的讨论纯属学术研讨。“学术无禁忌,宣传有纪律。” 学者要有学者的操守,大家要有大家的风范。

因此,我在这里也以学者的身份,大胆地发表我不成熟的一家之言:(我也是南通大学文学院兼职教授、清华大学访问学者)

第一,存疑必须求真。

红楼梦喜用谐音和隐义,如甄士隐就是要将真事隐去,贾雨村就是假语存言,或是假语存焉。让人真假难辨。还有贾府四大贾姓名旦,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应为藏头,即暗喻其命运原应叹惜。如此,贾宝玉和冒辟疆之名,是否可意向为假冒呢?当然我这只是一句笑谈。

存疑求证,存疑求真没有错。存疑就需要有人去研究、去释疑。由此,研红楼梦的人越来越多,分类也日趋繁杂其中有这样几个主流线条,即主题挖掘,作者考证,诗词鉴赏,人物分析,饮食医疗,等等。以作者考证最繁,也是最难。按国人心态,克难求解也就最多。所以仅此项流派很多,众说纷纭。有人说是洪昇,一说为吴梅村,比较集中的说法是曹雪芹和高卾。如派红学的观点是一一曹雪芹就是冒辟疆,这也是其中一支。当前这种说法正在异军突起,研究队伍正在不断壮大。在这支队伍中,看起来多为官人,其实他们为文人,或文人出生。他们是新中国培养的大学生功底深厚,师学源远流长。只不过后来各自投身于建设事业,公务冗务缠身而已,如今心静凝神,勤以研学,让人钦佩!这追求真谛,永不却步的队伍。

第二,去伪才能存真

关于红学,流派众多,而且队伍庞大。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个学术问题数学中有个术语叫解方程,就是通过方程式的推算而求取未知数,那个未知数XY,有的方程能得出结果,有的方程经过演算也可能无解。

红楼梦的作者是谁,就是一个方程式,有人说是曹雪芹和高鄂,我们如皋人说曹雪芹就是冒辟疆,都不足为怪。冒辟疆自号巢民,也许曹雪芹的曹用了巢之谐音,这也是我的戏言。

总之,如派红学研究者们正在用独特的眼光透视红楼梦这个宏篇巨著,从浩繁的文字中寻求如皋元素,来佐证命题。

稍微梳理了一下,有这样几类

一是方言。书中的如皋方言被很多人摘录作为考据。的确,书中方言土话很多。也似乎可以印证,但汉语北方语系区域广阔,就是其中的一支江淮语系就已经是大同小异了。我承认书中的语言有很多是如皋母语,但我以为扬州人也可能有此想法。

二是生活场景。冒氏在如皋县城明末清初为富足大户,物业房产颇多,建设的规模、形态、工艺,等等,与整个县城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但他家的院落园林,亭台楼榭,等等,是否就是大观园原形呢,值得探讨。

三是人物形象。贾府中人物众多,据说有名有姓的就有四百多个,可谓是百人百姓,百姓百形,说宝玉之命运与冒襄之人生相似,秦淮八艳与金陵十二钗有影意,等等。有些研究,虽有些牵强,但很有意思。

四是人文传承。所谓人文,就是人类教化,习俗传承,生活背景,泛文化等内容的总和。红楼梦的场景与古邑如皋之人文有相近相似之处么?

找一找还真有,靠一靠还真有点象。关键是比对、论证、去伪存真。

第三,学术排斥功利。

最近不少地方在打一种笔头官司,常见的是争名人,为提高地方知名度而炒作。

如皋的红楼梦研究应该不是为这样的功利而来。各位研究者的文章思路缜密,旁证博引,下了很深的功夫,特别是用考据法、比较法的研究,不静下心来是不可能有这么高质量的论文的。

所以,作为红楼梦的资深读者,我感到如皋的各位专家应静心用心,更要潜心。今天,虽然我是作为

TAG: 红楼梦 如皋 研讨会
顶:12 踩:1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41 (4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61 (41次打分)
【已经有45人表态】
4票
感动
4票
路过
3票
高兴
6票
难过
8票
搞笑
9票
愤怒
5票
无聊
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