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76|回复: 9

特讯:石破天惊!如派掀起新红学,解密《红楼梦》百年之谜! [复制链接]

TA在交友中心
0 0 752
  @ME:     

管理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5-12-16 18:30:43 |显示全部楼层
    《金陵晚报》2015.12.1刊登了傅济生的文章,又拨开了笼罩在红学研究上的一层迷雳。百年来,形成种种迷雾的原因不外两种:一是所谓的“大家”並未潜心研究学问,断章取义,捕风捉影,便自成一说,以误传误,误导百姓。二是当他们以“大家”权威自居后,为保住他们的位子,维护他们的面子,有时也故意制造迷雾,此例证不少,日后将不断公布。前者是无识,后者是故意。前者还属学问范畴,后者己涉品格问题。这致使百年来迷雾重重,让一般百姓莫名其妙,望而生畏。如今的天下是一个开放的天下,是百姓可以通过互联网参与讨论研究的天下,不是几个“大人”可以垄断的象牙塔的天下。我们拟在南京成立“江南如派红学百姓论坛”就是让红楼走进百姓,让寻常百姓都来参与红学研究,拨开迷雾,正本清源!

01.webp.jpg


02.webp.jpg


03.webp.jpg


04.webp.jpg


05.webp.jpg


06.webp.jpg


07.webp.jpg


    红楼梦的种种之迷,不外两迷:1、所谓的红学专家捕风捉影,不做深入的潜心研究,就自下结论以误传误,误导百姓。2、当这些人以权威自居后,为保住他们的位子,维护他们的面子也不惜故意制造迷雾。两迷弥漫,致使红学更加扑溯迷离,令一般百姓莫名其妙,望而生畏。如派红学的宗旨在于正本清源,拨乱归正,让红楼走进百姓,让百姓参与红楼研究。钟山书院的邹伟俊先生和我的观点一致,要从红楼梦文本本身出发,展开多学科研究,从更广阔的的人文背景下研究红楼梦,这正是如派红学的正道,很显然:南京的那个严中,看来学问做得不深,亦非正道也。望建荣将我以上评论稍加修改並会同桂江诸兄意见形成一个按语,在我会网站上登载冒有祥推荐的文章,算是对严中的正式回应吧。

08.webp.jpg


09.webp.jpg


使用道具 举报

TA在交友中心
0 0 752
  @ME:     

管理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6-1-16 03:02:49 |显示全部楼层
我持不同看法,如皋红学研究会必须站稳自已旳定位,以寻根塑源为起点,以普及和交流红学为已任,以推广和传承东方文化为目的才是持久之道,立身之夲,而非为了对立或批判,这会失去研究会成在的意义,事实上也不可能,学术上的百家争鸣可以,但一定是在和鸣中的确立和发展,所以普及本的确立和传播才是根本,望予警示

使用道具 举报

TA在交友中心
0 0 752
  @ME:     

管理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6-1-16 03:03:36 |显示全部楼层
红学决非如皋一家之言,如派只是一种提法和自我的确立,而非对立和斗争,研究会成在的意义必须跳出红学本身,立足于普及传播,交流推广为已任和定位才是其根本意义,个人浅见,望于交流指证。

使用道具 举报

TA在交友中心
0 0 752
  @ME:     

管理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6-1-16 03:09:27 |显示全部楼层
江苏如皋入局“大观园争夺战”:冒辟疆才是《红楼梦》作者?

……,据传先世出自蒙古的冒氏是如皋的大姓,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则是冒家祖上最有名的人物。……
……硬把《红楼梦》这部伟大的小说附会到自己的祖先明末遗老、蒙古裔名士诗人冒襄(辟疆)的头上……

使用道具 举报

TA在交友中心
0 0 752
  @ME:     

管理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6-1-16 03:12:33 |显示全部楼层
“补天”若被理解为拯救被推翻的明朝,任何明末清初的文人志士,有条件拿起笔写小说的,(像现在很多红学爱好者提出的可能执笔写《石头记》的人),想“反清复明”,只要他愿意,都能参加“反清复明”的行列,也就是说都能成为女娲补天的石头,又有谁能不让某块石头去参与“补天”啦!致使这位文人只好拿起笔写《石头记》?
天崩地裂了,只能是喻言崇祯死难的“甲申事变”,而在“反清复明”的行列中,只有一个人却被遗弃在荒山野岭中,不许去“补天”,这个人就是靖江王朱亨嘉的王子朱若极,也就是著名画家石涛。在南明的弘光朝失败后,朱亨嘉奋起当“监国”(想参加补天),但不久被唐王朱聿键(另一块补天石)所杀,王子朱若极(石涛)就逃难在荒山寺庙中,失去了补天的资格。
那?写出“神瑛侍者”下凡的贾宝玉又是谁呢?
细看《红楼梦》中描述的荣国府、大观园,为什么主人公贾宝玉那么不喜欢男人,不喜欢已经沾了男人的女人(妻子与妾)?那么喜欢女孩,那么替女奴说话?要在洋洋洒洒的“芙蓉女儿誺”用“被贬逐长沙的贾谊、被杀于羽山之野的鲧”那样来比喻一个女奴?要借用薛宝琴的手来写出替古人鸣冤的怀古诗?要写出那么充满“无奈伴君”的元妃?他那么反对“金玉良缘”到底指什么?他追求的“木石前盟”又是指什么?为什么要在大观园中住进一个出身高贵、却又性格孤傲的尼姑妙玉?
这作者,不可能是任何一个想“反清复明”的志士,不可能是任何一个一心想做官的人,这个人必然生下来就是清皇朝的家生子奴才,有着表面上的被人羡慕的荣华富贵,却心含满腔痛苦的人,这个人非曹寅莫属。
从石涛与朱赤霞把《对牛弹琴图》送给曹寅题词这件事,我认定了《对牛弹琴图》就是石涛与朱赤霞写的《风月宝鉴》能与曹寅写的《金陵十二钗》汇合在一起的契机。
《红楼梦》是由《风月宝鉴》与《金陵十二钗》合成的,这种合成的印迹,在《红楼梦》书中很多地方能找到。合成的工作原来是曹寅做的,但没有做完,他的后人曹霑接着做,并把曹寅的号曹雪樵与自己的名字曹芹圃,合在一起,取了一个笔名——曹雪芹。当然,我并不知道曹霑到底是谁的儿子,这只能由专家们去考证了。
我觉得蔡元培先生提出的“吊明之亡,揭清之失”实在是说出了《红楼梦》的核心思想。几乎所有人、包括北京大学,都认为蔡元培先生在红学上被胡适打到了,实际上应该是蔡元培先生忙于其它更重要的事务,把研究《红楼梦》留给了后人而已。
我的红学文章最后聚成为书,一次是自己印的,一次是自己出钱让香港出版社印的,最后一次是中国书籍出版社正式出版。
最近又戏写了一个电视连续剧《被遗弃的补天石》,我为什么不自量力写起电视剧了呢?是因为觉得石涛作为《风月宝鉴》的作者、曹寅作为《金陵十二钗》的作者,可能比较难以为大家接受,因而我想根据现有史料用编故事的形式写下这段历史,看看自己的理论是否在“情理之中”?是不是会有悖论?我写下来了,虽然因为是故事,免不了有戏说的地方,但自己认为还都在情理之中。
中国电影出版社倒是愿意替我出版,但要我出两万元钱。我想我这老太婆的微薄的退休金还得留着吃饭呢!生了病可能还付不起高昂的医药费。我又不想在“红学”领域出名,不想花此冤枉钱,自己去印书公司印了几本,玩玩就是了。(下图是我几本书的封面,说实话,我比较喜欢我自己设计的封面。)

使用道具 举报

TA在交友中心
0 0 752
  @ME:     

管理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6-1-16 03:13:31 |显示全部楼层
闯进了‘红学’阵地
我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涉足“红学”了,在自己电脑里东找西觅,发现了2004年的一些记录,那一定是2004年了。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忽忽已经有十年之久了。
当时,我刚学会上网,偶然发现了一个讨论《红楼梦》的网站——《红楼艺苑》。这个网站很有意思,注册了就能在它上面发表文章,而且有很多网友讨论。我觉得有趣,连忙注册了,取了一个网名“金雨雨”,是我本名“锺雲霄”的偏旁,我想我不能把自己全部投入红学,只能用我的一半。
《红楼艺苑》有很多板块,其中有一个“学术红楼”。阴差阳错,我成为了“学术红楼”的版主之一,另一版主记得是五色石余。不知是我毛遂自荐呢还是《红楼艺苑》的领导慧眼识珠?已经忘了。我也不知道版主的职责是什么,就稀里糊涂地当起这小官来,另取了一个网名“红楼今雨”。意思是说我不过是“红学”的新朋友而已。
我很怀念《红楼艺苑》这个网站,有很多热心红学的网友。记得有:劳杨,苦丁,@@,小乡碎石,梦不觉,谜底收藏夹,狐狸,红历,红米……等等,大家都喜欢在“学术红楼”这版块中讨论。这些人都有他们自己独特的见解,大家在一起谈谈自己的观点,非常有趣。记忆力衰退了,很多网友的观点都忘了。依稀记得:劳杨、@@、很重视《红楼梦》与满清皇家的关系。把红楼梦荣国府的房子结构细细地与北京故宫作了比较;梦不觉认为曹雪芹其实是假装死亡的曹颙,曹颙假装死亡后在北京西山一个庙里出家做和尚,他非常认真对《懋斋诗钞》做细致的分析,来论证诗中的曹雪芹其实是曹颙。苦丁是朱光东先生的网名,他已经把他的文章出版成书,书名为《红楼梦汉民族精神研究》,我已经得到他的惠赠。大家也有些争论,如对欧阳健先生《还原脂砚斋》这本书的看法,对《红楼梦》中有没有反满清的内容的看法等,但争论都是心平气和的。
非常可惜,《红楼艺苑》这个网站关门了,曾经又出现了一次,又关了门,不知为了什么?
我觉得《红楼梦》作者要写下“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样一首诗,正是他在告诉读者,一定要读出他的荒唐言中的其中味来,才不辜负他含着幸酸泪写下的一本书。我不相信曹雪芹会姓吴、姓朱、姓张、姓查、姓洪、…,我也不相信曹寅的孙子会因曹家的败落而把自己喻为“被遗弃的补天石”,或把从没有享受过荣华富贵的自己喻为“神瑛侍者”,我也不相信作者在书的开头说了两个神话只是为了故作惊奇,没有实际原因。
我看过戴不凡先生关于作者问题的论述,戴先生理论一出,就受到红学界的围攻。我觉得戴先生提出的“红楼梦有两个作者”的理论很有道理。从书的开头要用两个神话,而且发生了“石头是不是贾宝玉?”这个始终争论不清的局面,正说明《红楼梦》有两个原始作者,书是由两本书最后合成的,开头的两个神话分别属于两本书。
《红楼梦》书中有着那么多不合理的情节,有着那么多的难解之谜?红学家胡文彬先生在他的著作《魂牵梦萦红楼情》书的封面上写了一首诗:
说不尽真真假假一石头,
猜不完大谜小谜满红楼。
听不够奇谈怪论争不休,
忘不了鸡争与鹅斗。
想多少辛苦才人用意搜,
可怜见转瞬白了少年头。
数不清的奥妙,
解不开的谜扣。
呀!难坏了痴傻呆狂的村学究,
喊奈何再论几千秋。
说透了《红楼梦》与“红学”的现状。
为什么秦可卿那样一个“最低辈分的小媳妇”的葬礼要那么隆重?为什么明明是病死的她,却在她判词的图上要画成是“上吊死”的?为什么她的判词上要把荣宁二府败家的罪魁祸首说成是早已不问家事的“贾敬”?
为什么那么多的王公贵族都要参加秦可卿的葬礼,而迎春、探春、惜春却不参加?
为什么贾迎春的判词中要说她的丈夫孙绍祖是“做了一年的黄粱美梦”?为什么贾探春的判词上要画“两个人放风筝?”为什么贾惜春的《红楼梦曲》上要把世界描写的那样“荒凉”?
为什么作者要多次提出“两株枯木”,香菱的判词说“自从两地生枯木”,林黛玉的判词也要画上两株枯木?
仔细研究《红楼梦》的不合理之处,深切地感到这不是作者的疏忽,而是故意留下的“荒唐言”,是饱含着“辛酸泪”希望读者了解的历史事实。由“被遗弃的补天石”记录下的《风月宝鉴》,表面上好像在讲男女之情的风月,实际上是清初在文字狱中大家熟知的“清风明月”,清风暗指“满清”,明月暗指“南明”。与南明历史来对照,《风月宝鉴》中留下的谜迎刃而解。因而《风月宝鉴》必然出于明朝宗室之手。
那自称“被遗弃的补天石”的作者会是谁呢?
是曹寅家的那些子孙吗?曹颙、曹頫、曹顺、曹硕、曹颜、曹天佑、曹芹圃、…他们要补什么天?是拯救败落的曹家吗?哪些人是被女娲选中去补天的?又是哪一个是被遗弃而不让去参加补天的?曹家的败落如何能用‘天被共工打破’来比喻,又有谁让很多曹家子孙都去参加补天,而偏偏让其中的一个不许去补天,留下来写小说?

使用道具 举报

TA在交友中心
0 0 752
  @ME:     

管理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6-1-16 03:14:03 |显示全部楼层
红楼梦蒙古王府本的避讳证明其成书于康熙时代(末期1710——1720)蒙古王府本中最具校勘价值的部分,自然是脂本系统前八十回中的那七十四回。从避清帝讳的情形中即可见出端倪。书中凡遇“玄”字,通作“元”;凡遇“眩”、“炫”、“絃”等字,则缺末笔。这是避康熙皇帝讳。反而有失避乾隆的情形,如二十二回“闻五祖弘忍在黄梅”一句中,“弘”字不缺笔。书中大量的“宁”字,多作“寕”,偶作“寜”,那是正体“寧”字的简写和俗写,都不是避道光皇帝讳的标准写法。严格意义上的真正避讳字“甯”或“寍”,在这个本子上反倒见不到。康熙 避讳。乾隆 不避讳。嘉庆 不避讳。道光 不避讳。

使用道具 举报

TA在交友中心
0 0 752
  @ME:     

管理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6-1-16 03:14:28 |显示全部楼层
蒙古王府本的近代原藏主,是漠南蒙古(今内蒙古)西端卫拉特(一译厄鲁特)部阿拉善扎萨克世袭罔替(俗称“铁帽子”)和硕亲王第八代塔旺布鲁克札勒、第九代达理扎雅与他的嫡福晋金允诚。这是一个历史悠久、声名煊赫的世家大族——元太祖成吉思汗(孛儿只斤·铁木真)的胞弟哈巴图哈萨尔的后裔,与晚清名将僧格林沁(科尔沁郡王)同出一支。因安定青藏有功,哈巴图哈萨尔十九世孙图鲁拜琥(1582—1656)于顺治九年(1652)壬辰封“遵行文义敏慧顾实汗”(后三字一译固始汗,意即国师,又称藏王),他和他的子孙代表清朝中央政府统治藏区凡八十馀年。卫拉特部阿拉善和硕特旗第一代旗王即图鲁拜琥的孙子和啰哩(一译和罗理),康熙三十六年(1697)丁丑封多罗贝勒;其子阿宝为第二代王,尚多罗郡主(庄亲王博果铎第三女),雍正元年(1723)癸卯晋多罗郡王,于贺兰山西麓建造城池,八年(1730)庚戌赐名定远营。阿宝之子罗卜藏多尔济为第三代王,尚县主格格(庄亲王允禄第八女),授多罗额驸,乾隆三十年(1765)乙酉晋和硕亲王,十七年后诏世袭罔替,赐第京师。5嗣后,此爵位传至第九代,新中国成立时终结。兹据《清史稿》卷二一一《表五一》之《藩部世表三》及《内蒙古近代王公录》列九代十位阿拉善亲王世系如下:
  
  和啰哩→阿宝→罗卜藏多尔济→旺沁班巴尔→玛哈巴拉(兄终弟及)→囊都布苏隆→贡桑珠尔默特→多罗特色楞→塔旺布鲁克札勒→达理扎雅(尚金允诚)

使用道具 举报

TA在交友中心
0 0 752
  @ME:     

管理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6-1-16 03:15:01 |显示全部楼层
清太宗皇太极第五子硕塞于顺治元年被封为承泽郡王。顺治八年以功晋亲王。硕塞长子博果铎于顺治十二年(1655)袭爵,改号曰庄。此后均以庄亲王承袭。雍正元年(1723),博果铎去世,无子。康熙第十六子允禄奉旨过继庄亲王博果铎后嗣。初时封号为承泽亲王,到博果铎这代改号为庄亲王。清康熙帝第十六子。其初行次为第二十六。康熙三十四年乙亥六月十八日(1695年7月28日)卯时生,顺懿密太妃王氏妃所出,为皇十五子允禑同母弟。康熙末年,命掌内务府。雍正元年(1723)三月,庄亲王博果铎(皇太极孙)卒而无子,奉命继嗣为后,承袭庄亲王爵位。历官正蓝旗汉军都统、镶白旗满洲都统、正黄旗满洲都统。乾隆元年(1736),任总理事务大臣,兼管工部事务,食亲王双俸。二年,奖其总理事务的业绩,加封一镇国公。三年二月,摄理藩院尚书。 四年十月,坐与胤礽子理亲王弘皙往来“诡秘”,停双俸,罢都统。七年,命总理乐部事。十八年正月,复授议政大臣。三十二年丁亥二月二十一日(1767年3月20日)午刻卒,年七十有三,谥“恪”。有诗见《熙朝雅颂集》。子十人女九人。 薨逝后葬于磁家务。

使用道具 举报

TA在交友中心
0 0 752
  @ME:     

管理员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6-1-16 03:15:55 |显示全部楼层
寻找红学沉渣
冒廉泉
2015年12月4日王彬先生在《光明日报》发表了《请尊重曹雪芹》和《曹雪芹在北京的历史遗踪》两篇文章。王彬先生开门见山的说我们如皋探寻冒辟疆著作《红楼梦》“不过是沉渣再次泛起了吧”。既然王彬先生指着我们鼻子说:“你们是沉渣”我们必须作出回答!

一、“曹学”才是沉渣
“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七泪尽而逝” 壬午年产即1763年。 “四十年华付杳冥”。曹雪芹只活了40岁,1763年去逝。40岁和1763年,是两个准确的、不可更改的刚性数字。

中国红学界对曹雪芹的出生年月有两种说法:
1、雪芹享年40。根据1763年去逝,倒推40,出生为1724年
2,曹雪芹享年48。根据胡适先生在《考证〈红楼梦〉的新材料》中说:“最紧的是,雪芹若生的太晚,就赶不上见曹家繁华时代了”(见徐建平论文,〈汇考二〉279页)。为此胡适就给曹雪芹“增寿”8岁,定为48岁,倒推48,出生为1715年 。   
历史记载金陵曹府被抄是1727年,增寿后,变为1715出生的曹雪芹就有12年生活在曹家的繁荣时代。曹雪芹就有了生活在富贵场中,温柔乡里的环境,才能写出贾府那种豪华场面。
为此,胡适像拉橡皮筋一样,把曹雪芹的年龄从40岁拉到48岁!天底下竟有如此荒唐事!这是个震惊世界的大谎言!让世人笑掉大牙的大笑话!而当代的“曹学”就是建立在这个龌龊的谎言之上,几十年“曹学”家们毫不脸红的重复着这个谎言!王彬先生的《请尊重曹雪芹》和《曹雪芹在北京的历史遗踪》就是典型的脸不红、心不跳、重复着谎言的沉渣文章,如今它又浮荡到《光明日报》的专题版面!借用题头问道“这使我们中国红学研究处于何等尴尬境地?”这正是我们如派红学的耄耋们要问王彬先生的问题!
胡适先生的“大胆假设,大胆胡说”的造假,连周汝昌先生都斥之为“龌龊”行为。这个48岁才是最大的沉渣,这个最大历史的沉渣,在公元2015年又泛滥起来了,是谁把这个龌龊的沉渣搅起来的?这正是王彬自己!我们严肃的要求王彬先生,请尊重伟大作家曹雪芹!
送给王彬先生两句话:金猴撒下千张网,只缘沉渣又泛滥!作为2016年元旦献词

胡适编造的曹雪芹48岁己被无情的揭露,应该把谎言抛进历史拉圾堆!那么曹雪芹40岁能经住检验吗?我们如派红学是一群严肃的、正规的学人,我们拒绝龌龊!我们尊重“四十年华付杳冥” 的记载,我们是认真的。
现在请大家来计算一个40岁的曹雪芹的算术题:
己知:1、曹雪芹1724年出生,1764年40而亡
2、《红楼梦》抄本1754年问世,曹雪芹时年30
3、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年。还有一个“字字看来都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这里的十年暂且不管他
4、抄传、增删6年(这是多次修订、改写、抄传的年限最小数值)
求证:《红楼梦》创作时作者多大年龄?
解答:创作时为30-10-6=14岁
这又是一个震惊世界的大笑话,1738年曹雪芹14岁,一个14岁的孩子就能拿起笔书写“半生潦倒之罪”!而且,这个孩子从南京沿京杭大运河到北京,1738年某月某日一上岸就开始写,一天也不能耽搁,否则《石头记》手抄本,就赶不上1754年在北京传面世了。这不但是个大笑话而且变成一个大神话!
48岁的曹雪芹著作《红楼梦》变沉渣!
40岁的曹雪芹著作《红楼梦》变神话!
问题出在哪里?问题是胡适考证的敦诚、敦敏的朋友、京西那位喝粥赊酒的曹雪芹。跟本不是悼红轩里的那位曹雪芹,他与《红楼梦》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同名同姓而己!
胡适以京西曹雪芹为原型,一开始就陷入年龄误区,胡适先生犯了一个小学算术题的大错误。年龄是个死结,但,胡适绝不放弃他发现二敦朋友曹雪芹,这个曹雪芹的发现对他太重要了,这个京西曹雪芹引领他登上考证派红学首领的宝座!胡适先生盲目的、不计后果的陶醉在他考证的成果之中。
最早发现这个小学算术题的不是如皋的耄耋,而是聪明绝顶的胡适本人,否则他不会给曹雪芹增寿8岁的。而今天的包括王彬先生在內的“曹学家”“红学家”以及著名演员邓捷讲述的、北京电视台播放的电视片《一生一梦曹雪芹》编剧、导演、作词、作曲在内的群体,更是当代红学研究红学的精英,更应该知道这条算术题。
他们也不会相信一个14岁开始创作《石头记》的孩子,荒谬绝伦,不可思议的“红学”和“曹学”。但要逾越“喝粥赊酒的京西曹雪芹”这道濠江,又缺少勇气和胆量,还有太多的情面和荣誉,更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
红学家们唯一的办法是放弃二敦朋友曹雪芹著作《红楼梦》的想法,跳出曹营,另辟蹊径,寻找一位更可能是《红楼梦》的作者:如皋冒辟疆!我们如派红学是个刚刚诞生的小小红学研究群体,我们从文本入手,探索到百条证据,这些证据证明《红楼梦》是明末清初的故事,是江淮巨族冒府200年的兴衰史,是冒辟疆著和董小宛的爱情故事。这些证据,是几十条确凿的江淮的、如皋的、语言、文字、板鹞风筝、如城水系、园林景点、地形地貌、风俗习惯、风土人情……。这些证据,都指向冒辟疆以笔名曹雪芹著作了《红楼梦》!许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系统网 ( 苏ICP备11004235号-1 )

GMT+8, 2017-8-17 03:36 , Processed in 0.05445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腾讯娱乐 bet365娱乐场 新浪娱乐 百利宫娱乐城 希尔顿娱乐城 回顶部